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baoawu的博客

清芳阵阵沁心田,绿草盈盈醉满园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籍贯齐鲁莱阳西, 祖辈离乡闯关东。 生于辽东半岛上, 现已斜阳初照红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银杏随笔(原创)  

2009-07-21 12:59:38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阿五  

 

  今天下网余兴未尽,大师们的博客写的如此的顺溜、缠绵和豪放,对照自己的博客如此的青涩、匮乏和苍凉,便开始翻阅藏书来充实一下,哪怕是过过电也好。一本《精美散文》映入了我的眼帘。这本书还是我大侄女从大连搬家到天津时送给我女儿的,女儿结婚走时,又把它留在了家中作为我的藏书。

  第一篇散文,便是郭沫若的《银杏》。郭老借喻银杏的基根和拟人化的文采,来唤起中国人的爱国热情。真挚的情感,朴实的文笔,流畅的语言,深深地吸引着我,感染着我。其实我对《银杏》并不陌生,在学生时的课外读书中曾阅读过。可当时对银杏了解不多,也未曾见到过这树、这果。经过查阅《词典》后,才对银杏的样子有了蒙胧的影子。今天从读《银杏》便觉得一种格外的亲切感,因为我后来认识了银杏,见到了其树、其果,还了解到了关于银杏的诸多妙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银杏随笔(原创) - baoawu - baoawu的博客银杏随笔(原创) - baoawu - baoawu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本图片下摘银杏苗圃网站

    自从和银杏结下了难解的缘分,银杏的影子始终在我的梦境中徘徊着、缠绕着,时新,时旧,总是不能让我得以静闲。说道时新,是因为银杏在郭老的笔下,她的身姿是那样的妩媚动人、温柔贤惠和雄伟无比;说道时旧,是因为我的文笔浅薄,不能再从泱泱的华语词汇中找出更优美的辞藻,为银杏增添制作一件最时尚的、最崭新的,更加贴切的、更加动人的华丽时装。

  记得第一次见到银杏,还是在1992年的秋末冬初。我们厂文学协会组织的一次笔会,到鸭绿江采风。当我们的大客车,刚刚驶进丹东市城区时,街道两旁的银杏树便吸引着我。起初我还不知到这是银杏,经询问笔友才知道这就是银杏。啊!情不由衷地感叹了起来:这就是银杏!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银杏,第一次见到就这么多,令我陶醉了。一棵棵挺拔高伟,笔直玉立,宛如笑脸盈盈的少女,高举着淡绿莹、淡黄莹的鲜花列队欢迎着我们。虽然落叶已开始飘零,但我还是对她肃然起敬。一股激情在我的心底暗暗地澎湃着、流动着。回去后要借助这次笔会的契机,为银杏讴歌一把。

 银杏随笔(原创) - baoawu - baoawu的博客

这就是那棵500多年的银杏,我当时的留影(手机拍照片不清楚请原谅  )

  第二次见到银杏,是在过后的二年八月,去远离市区的碧流河水库采风,经过安波镇金店村沙屯时,道边南河沿矗立着一棵参天大树,我们好奇的下车观看,走近一瞧是一棵银杏。枝叶葱茏,苍翠欲滴,遮天蔽日,树干粗壮,在她的下面小憩好不惬意。具一位村民介绍,“我们家祖辈从山东迁到沙屯时,这株银杏树就有300百多年的历史,至今我们沙氏家族在这里繁衍了13辈人,已有200多年,据此推算,此树至少已有500多年的历史了”。这棵银杏树高达30米,高耸云天;树干周长5米多,两个人环抱还抱不过来;树冠面积0.5公顷,绿荫如伞、如盖;属雄性,只开花不结果。她还是一棵“气象树”呢。每逢秋后霜冻的前一天,树叶在短时间内便一落而光,村民们就开始收获大白菜,不然将会遭受冻害。我们不约而同地赞叹道:太神奇了!

 银杏随笔(原创) - baoawu - baoawu的博客银杏随笔(原创) - baoawu - baoawu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本页图片下摘银杏苗圃网站

    第三次见到银杏,是在又过后的二年十月,到普兰店市安波镇沐浴温泉。闲暇时我们到离该镇北不远的“报恩寺”采风。这个寺不大,房屋院墙方圆也不过百平米,坐落在不高的半山坡上,远处看去,若不知还会误认为这是一处普通的民宅。可是,矗立在寺院门前两旁的两棵银杏树,便会映入你的眸子。走进寺里,才知道这是一座道教的道姑庵。据道姑们介绍这两棵银杏树,面对寺门左边的是一棵雄性树,右边的是一棵雌性树。真乃是:“雄雌各把半边门,守望迎香兴报恩。耳信轻来闻磬乐,心神捍定孝忠贞”(当时我的赋诗)。雄性树是不结果的,雌性树已是硕果累累了。我在征得道姑们的同意后,攀登梯子上树采摘了几枚果实,分享给大家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的真正的绿色白果,并第一次把它捧在手心,我激动地心情难于言表。

再后来见到银杏,就不足为奇了。随着城市建设的步伐,拓宽道路,我们城区主干道两旁,从二千年的春天开始,把过去的老槐树也更植了银杏树,列阵成排,郁郁生辉。看见这树、这果,让我感到了无比地欣慰。今天拜读郭老的“银杏”,更加深了我对银杏的厚爱和敬仰;同时也了却了郭老笔下所担心的“这事情是有点危险的,我怕你一不高兴,会从中国的地面上隐遁下去”、“在中国的领空中会永远听不着你赞美生命的欢歌”。同时也了却了我第一次见到银杏时,暗地里许下的“为银杏讴歌一吧”的诺言。如若郭老在天有灵的话,他会很高兴地向世界宣布:银杏——很了不起,你是一个伟大的物种;你植根于中国的土地,特令中国人值得为你骄傲的;不但能让“中国人”每天“更多吃你的白果”,而且“更加爱慕你的一天”已经到来。

 

     银杏随笔(原创) - baoawu - baoawu的博客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银杏随笔(原创) - baoawu - baoawu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本图片自用手机拍照金州区无一路东段街道两旁的银杏树

谢谢你光临寒舍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